娘娘穿越後,攝政王他也想要個系統
小說推薦娘娘穿越後,攝政王他也想要個系統娘娘穿越后,摄政王他也想要个系统
“啊!啊!啊!”
独孤般若因为疼痛在一声一声的惨叫。
现在她多么期望,皇帝宇文毓能来安慰她,鼓励她。
“娘娘,这是太医熬的催产药,奴婢服侍您喝了!娘娘您可一定要将小太子生出来啊!”
独孤般若疼的脸色惨白。
她的身下,床单已经被染红。
这一刻,她不由后悔。
影都暗卫
到底是皇家之人无情,若是腹中是阿护的孩子…
那个外冷内热的男人…
一定不会将她打到小产吧?
她,还没真正的得到他。
怎么能就这么死去!
独孤般若被身边的小宫女扶起。
她大口的咽下那催产的草药。
若是…
若是保住性命,她一定要再次抓紧自己喜爱的男人。
哪怕…毁灭一切!
“娘娘用力!”
“娘娘用力!看到孩子的头了!”
整整一天。
皇后的惨叫声回荡在北周的皇宫。
而,宇文毓终究还是没有去看一眼。
独孤般若的心,渐渐冰冷。
当元若薇睁开眼睛时,身边的五月欣喜若狂。
“郡主醒了!”
“郡主醒了!快去告诉将军!”
元若薇看着喜极而泣的五月,忍不住的揉了揉五月的头发。
“五月,我不过就是睡了一觉,你用得着这么高兴吗?”
五月的眼睛红红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
“郡主,您都昏睡了三个月了!这哪里是睡了一觉,就连刘老都束手无策,您差点将大家都急死,老爷夫人担心的都瘦了。”
三个月?
这么久?
元若薇一起身,感觉身体像棉花般无力。
这次她总算相信五月的话了。
宇文护在门外匆匆而来。
看到元若薇那双清冷的眸子一亮。
元若薇打量着宇文护,往日精神奕奕的宇文护此时神情有点萎靡。
下巴上竟然还有些许的胡茬,看上去有些憔悴。
【叮!主线任务四已完成,奖励积分2000,奖励隐身斗篷一件。】
系统的提示音在耳边响起。
元若薇还未来得及消化这个巨大的好消息。
哇擦!
可以啊,睡一觉,主线任务就完成了,简直不要爽歪歪。
可是,谁帮助自己完成任务呢?
元若薇看了看宇文护眼神中都是笑意。
无容置疑,别人不知道任务,但是坏统子和宇文护知道。
宇文护上前,蹲下身子:“这么冷的天怎么不穿鞋。”
元若薇看着外面,已经六月了,阳光正浓。
冷?
宇文护抓着元若薇的小脚丫,一丝不苟的给她穿鞋。
周围的三个小丫头看的眼睛都直了。
将军真的好体贴啊!
宇文护抓着元若薇的脚,手都是抖的。
谁都不知道,他心中多么害怕。
每一日他看着她沉睡,明明在他身边,可是一动都不动。
总算是醒了!
他伸手将元若薇搂紧怀里。
搂得紧紧的,以往他在意自己的身份…
现在他觉得,那一切都是云烟。
只有眼前活灵活现的人儿才是他的救赎。
深深的吸一口气。
一刻都不想放手。
元若薇被搂的脸都红了。
“宇文护,我呼吸不过来了。松手。”
元若薇娇嗔:“真是的,这么大力!”
宇文护充耳不闻,反而搂的更紧了。
三个小丫头直接推出房门了!
“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宇文护的声音在元若薇的耳边呢喃。
似是说着最动听的情话。
那个乙女游戏的坏结局
“元若薇,我命令你永远都不许离开我!永远!你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元若薇听着宇文护那霸道的宣言,脸不由又红了。
哎!
这孩子,真是的。
宇文护听不到元若薇的心声,得不到元若薇的回应,十分的失落。
冷淡的佐藤同学只对我撒娇
元若薇伸手拍了拍宇文护的后背安慰。
“哎!我都嫁给你了,怎么可能离开啊!系统给我发布了十个主线任务呢!你放心,做不完任务我跑不了。”
宇文护的手臂搂的更紧了。
“你的意思是,你做完任务边回走了?是吗?!”
“不走不走,我肯定不走。”
元若薇看着癫狂的宇文护,知道这孩子就是一个傲娇怪。
什么时候都得顺着。
宇文护将手放在元若薇得血玉镯之上,两人直接边来到了血玉镯的空间。
元若薇惊诧了一下。
“你,怎么能…”
小统子在宇文护的身后飘了出来。
“宿主大大…是我…我想让主人帮你做任务…你能原谅我了吗?”
元若薇摸了摸小统子的头。
“行吧!最后原谅你一次哦!你要是再使坏,我就真的真的不原谅你了!”
小统子开始转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宿主大大一定回原谅我的!”
宇文护抱着元若薇来到一处草地。
远处,盛开了一大片玫瑰田园。
美的令人窒息。
“送给你的,小统子说,男人要送女人花朵。”
宇文护伸手摘下一朵红艳艳的玫瑰。
插进了元若薇的发间。
元若薇扬起小脸,笑眯眯的道:“好看吗?”
宇文护笑而不语。
北周皇宫。
千安殿中,宇文毓跪在宇文护的脚下,整个人毫无皇帝的威严,狼狈之极。
“阿护哥,求你,弟弟好疼,求你帮我跟清河郡主要解药吧,太疼了!”
宇文护坐在椅子上,眼睛斜睨着宇文毓。
“这是你应得的报应,我倒是觉得还不够!”
“阿护哥!求你了!我知道错了!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害你了!”
宇文护一脚揣在宇文毓的肩头。
“滚!”
独孤般若看着宇文毓狼狈的模样,一双美眸中波光流转。
南疆采石场。
这里是南疆的一家采石场,所有的采石工都是被惩罚而来的各地囚犯。
“啪!”一鞭“啪!”又是一鞭。
在这里就算是稍有懈怠,便会吃到管理者的一鞭子。
独孤善手持锤子啪啪啪的敲打在那石头上。
三个月的时间,足以将一个锦衣玉食的贵公子磋磨成一个俗人。
他的怀中藏着一把玉骨扇。
即使他的姐姐贵为皇后又如何,他还是沦为靠力气生存的采石工。
他知道,这一切肯定是宇文护的手笔。
这是他在向他宣告,你就是一个失败者。
元若薇永远是我的妻子,你也只能做一个阶下囚。
“啪!”一鞭子打在独孤善的后背“还敢走神?活得不耐烦了!”
独孤善拿着手中的铁锤,一下一下,没有灵魂般的机械敲打。
不知道,姐姐腹中的孩子怎么样了?
不知道,父亲的尸骨葬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宰相府此时又是何种境况?
“砰砰砰”所有的一切都是空想。
唯有脚下的巨石才是答案。
元若薇今日身子爽利,心情大好,去了一趟元家,因为今日是她的生辰。
她和父母兄弟一起过了生辰,然后直奔北周皇宫。
掐算着时间,那宇文毓应该已经肠穿肚烂疼痛不已了。
嘻嘻。
她就要欣赏一下仇人的丑态,才能解除她被拘魂的痛苦。
然后,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晚上她也和宇文护一起庆祝生辰。
嘻嘻…
赶在生辰之前醒来,真的是美滋滋的。
元若薇一路畅行无阻。
独孤信自刎、赵贵被除,朝堂之中,没有人再与宇文护争锋。
所以,元若薇来北周皇宫犹如在逛自家后花园。
元若薇一路走走停停,往日还真是没有空欣赏北周皇宫的巍峨。
那长长的玉石台阶之上中间是龙形的图腾,那台阶之上便是北周的千安殿。
换脸秀
元若薇走上玉石台,李公公立在一旁。
“清河郡主,皇上现在不方便,请回吧!”
李公公看到元若薇眼神中带着一抹别样的同情。
元若薇看到李公公的眼神,感觉莫名其妙。
她狠狠地给李公公翻了一个白眼。
这李公公就是皇帝的走狗!
她继续向前走去。
“清河郡主,奴才真的是为了您好,您请回吧!”
元若薇一拳直接将碍事的李公公给锤倒!
“废话真多!”
元若薇衣袖一摆,直接向大殿中走去。
走去大殿…
此时,大殿之中无比空旷。
元若薇扫视一圈,也没有看到皇帝的身影。
元若薇抬步正想走。
突然,内殿传来响动。
“阿护,求你了!”
元若薇一听便知道是独孤般若的声音。
元若薇想走,只觉得偷听不是正大光明之举。
但是她真的忍不住那好奇心。
“阿护,你帮帮我!你曾经亲口许诺我的一个承诺你忘了?”
承诺?
元若薇的心,一下就揪起来了。
她一直一直都知道。
九閒 小說
宇文护放不下的女人就是独孤般若。
两人之间有超脱友谊的情谊。
元若薇听不到宇文护的声音,便一步一步向内殿走去。
她俯身在窗户之上。
“阿护,你给我的承诺,今日我就要用,我求你放了我的弟弟独孤善。”
“你的弟弟独孤善,一直觊觎我的女人,你觉得我会放了他吗?你与其说出这样不切实际的要求,不如换一个!”
宇文护的声音传进了元若薇的耳中。
独孤般若走向宇文护。
她的手轻轻的褪下衣衫…
那雪白的肌肤、锁骨….暴露在元若薇的眼前。
“那,你履行你的承诺吧!我要,你要我。我想再要一个孩子。属于你和我的孩子。”
此时跪在地上的宇文毓眼神中都是恶毒!
这个荡妇!果然与宇文护有一腿!
宇文护背对着元若薇,她看不清宇文护的神情。
孩子…
一抹腥甜,涌上了元若薇的喉头。
她此时觉得好痛,浑身都好痛。
心也好痛,呼吸都是痛的。
原来如此啊…
她脚步踉跄的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