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是件很嚴肅的事情
小說推薦結婚是件很嚴肅的事情结婚是件很严肃的事情
两个人都是第一次谈恋爱。
就算是约会,两个人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流程,反正算起来,除了一起练车外,就是跟大学的同学约着一起去过一次鬼屋。
那天一起去的是三女四男,都是他们学校这一届的同学。
起因是岳云起高中同学董志听说彬州市公园新开发了一个游乐项目——鬼屋,他挺想去的,但又不敢一个人去,因此约着在彬州的几个同学一起去。
覃宝宝是岳云起叫来的,董志叫了他们大学班上的黎小清、许萌萌,胡锋和李松是覃宝宝大学班上的同学,但又和董志、岳云起是高中同学。
鬼屋在公园最里边儿,以前不是公园的地盘,后来公园扩大了才一块儿包了进来,鬼屋原来那块是个占地不小的旧厂房。
他们在看鬼屋的简介上说这里原来是一片荒弃的乱葬岗,埋的都是无主的尸首什么的,虽然觉得吓人,但是又猜测是不是想做广告所以才这样写的。
岳云起走在覃宝宝前面,转头看了她一眼,问她:“你是不是害怕?”
覃宝宝没出声。
岳云起沉默了一会儿笑了起来:“是不是你们女孩子都怕这些啊?”
“我还怕蟑螂呢,”覃宝宝瞅瞅别人,看到没人注意这边回答道:“有什么不可以的吗?”
“没有,”岳云起收了笑容,清了清嗓子,“没,其实我也挺怕蟑螂的,还有蜘蛛……”
覃宝宝其实还蛮喜欢看鬼片、恐怖片的……但喜欢看鬼片是一回事,怕不怕又是另一回事好不好。
别的没事儿,她就是怕鬼,这种她坚定地相信不存在但又坚定地害怕着的玩意儿。
别说小时候,就是现在她不开灯都不敢看镜子,就怕镜子里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抓自己,或者说镜子里的那个人对自己阴恻恻地笑……
“我来!”董志的吼声突然从他身后传来。
还全身心沉浸在自己吓自己的回忆当中的覃宝宝被他这一嗓子吓得差点儿连头发带汗毛都发射出去了,忍不住跟着也叫起来:“啊!”
“怎么了!”董志被她叫声叫愣了,覃宝宝他并不熟悉,但这好歹是个女孩子,而且人还是岳云起拉来的,怎么的他也得给自己家兄弟面子不是。
覃宝宝发现自己刚刚声音大了点,低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小心的。”
旁边岳云起安慰地摸了摸覃宝宝的头,董志被他这一操作看愣了,好半天才又接了一句,“来之前我就说了鬼屋我请客,我最想玩的就这个了。”
“哦,”覃宝宝被岳云起安抚了一下,微微低了头,不说话了。
“里面应该挺黑的。”岳云起笑着小声说。
“废话,开着200瓦的灯泡还叫鬼屋么。”董志说,转头一看,岳云起根本没在跟他说话。
“我是说,”岳云起正歪头和覃宝宝小声说,“你要是害怕了,就拉我一下。”
“……哦,”覃宝宝斜了他一眼,“也许我并不需要拉你呢?”
“你要是不拉我,”岳云起往他身后瞄了一眼,“可能别人就……”
覃宝宝回头看到了正跟黎小清相互搓着胳膊原地小蹦着的许萌萌,瞬间回头看着岳云起鼻子哼了一句:“随你。”
“嗯。”岳云起笑了起来。
奇异档案
这天不是假期,鬼屋排队的人没几个,他们在门口等着放行的时候,就能听到里边的人在尖叫。
“有这么吓人么?”胡锋回过头小声跟李松说,“叫成这样。”
萬古神帝
“不知道,”李松看了一眼覃宝宝,再看了一眼黎小清和许萌萌说,“一会儿我们进去的时候,那几个女的不定叫成什么样呢。”
胡锋正想说话,从里面跑出来惊魂未定的几个人,有男有女,女孩子脸上还带着泪痕,头发都跑乱了。
“我再也不来这里了……”一个女孩子边抹眼泪边说。
“啊?”许萌萌有些紧张地原地跺了几下脚,“我们买票的时候这几个人刚进去啊,说是全程要四十分钟呢,怎么这么一会就出来了啊?里面有这么吓人吗?”
“迷路了也不一定。”黎小清说。
“我们别跑散了啊,”许萌萌有些担心,“小清你拉着我点儿。”
“嗯,”黎小清点点头,一脸严肃的悲壮,“我们走中间,男生开路和断后吧。”
一帮人对于探险阵形商量了半天,最后轮到他们进场的时候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
“不管了,”董志一挥手,“走!”
本来还犹豫不决的几个人一看他进了,生怕被落下,赶紧连推带攘的都进去了。
覃宝宝看看进去的他们,跟着也进了面前的小门,一迈进去,光线瞬间昏暗起来,只剩了眼前一条窄小的走廊,周围连个窗户都没有。
她顿时就愣在了原地,手迅速往后抓:“岳云起?”
“在,我在你后面。”岳云起在她手上拍了一下,然后抓握住她的手。
覃宝宝被他抓住手刚想放开,又想起这里面光线暗得很,别人也看不见他们两个的小动作,于是没有挣开。
她稍微安心了一些,但又回头确定了一下岳云起的距离。
岳云起见她没有挣开自己的手,勾了勾嘴角。
董志他们就在前头,正东张西望地往前走着,虽然走廊这里不算正式鬼屋,只是一个通道,可也已经有了恐怖的气息。
斑驳的墙体上有很多被水浸过的地方长出了青苔,覃宝宝觉得这些青苔一定是假的,但并不敢上手摸一下确定。
一帮人谁也不敢往两边靠,都挤在中间,在靠近鬼屋正式入口的那个黑洞洞的门框时,覃宝宝看到了墙上有几个血手印。
“天哪!你们看。”黎小清小声说。
“别让我看别让我看,我什么也不看。”许萌萌声音都颤了。
覃宝宝已经不敢走在岳云起前面了,她另一只手也摸到岳云起的外套之后一把抓住了。
武炼巅峰
岳云起叹了口气,抓住了她的另一只手,凑过来用很低的声音说:“别怕,我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