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屬性修行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屬性修行人生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1184年12月末。
谭阳大变。
神秘势力血洗城池多个势力,灭杀密教后,又迅速撤离,不知所踪。
只留下满目疮痍。
数日后,一月初。
李家。
李冉站在书房桌前,将桌上的砚屏移开到另一边,展开手中的卷轴。
卷轴上是密密麻麻的小字。
这是他准备上书朝廷的折子,写了数日,还没完成….
看着桌上的内容,李冉叹息一声,轻轻提笔,在其中关键处添补起来。
天龍 神主
“老爷….”身后的夫人钟寓然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真的要这样么?”
“如今谭阳震动,死伤无数,我这个刑狱部首位,若是还沉默不语,日后…”李冉没有说下去。
他虽时有算计,但…在看到自己多位好友突遭横祸,全家鸡犬不留时。
心中的情绪难以自抑。
当下,他继续将这几日新发生的事,记录补充上去。
金翅楼的云烟死士肆无忌惮,城外的千户所军队毫无作为。
官府衙门各部门只够勉强护住自己。
城池内一片愁云惨淡,几同造反。
咚咚咚。
忽地门外传来急促敲门声。
“老爷!最新消息!最新消息!孙大人府邸….孙大人府邸…没人了!”
一个仆役在门外急声说道。
“什么??!”李冉身体一震。
他原本还打算联合州督孙庆红一起上书,现在….
书房外,
走廊另一端的李霍云,手持一本手抄道经,正打算靠着道经静心,此时听到这个消息,也目瞪口呆。
他看着父亲急匆匆的走出去,带了一队人马,临走前叮嘱府里官家一定要守好周边。
如今城内已经开始隐现混乱,有不少人试着趁乱鼓捣祸事。
李霍云心中杂乱,他之前派人去了几个好友家里,也去了大哥张影家里,大都没看到人。
“连州督大人也跑了么?”他无法想象此时的谭阳,已经到了何等地步。
“少爷,刚刚有人在门口射进来一封信!”
忽地一名侍女匆匆朝他走来,手里拿着一封淡黄信封。
李霍云接过,仔细一看。
封面上写着:霍云亲启。
*
*
*
完颜路重重的扑进家里池塘,奋力开始游动起来。
随着习武的增加,运动量大增之后,她的体重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降低下来。
这几天,几乎天天都是以一天几斤的速度降低。
噗噗的扑水声中,完颜路奋力游动手臂,汗水渗出,融入水中。
张影已经有不少时间没来,她一边游着,一边心中担心着张影的情况。
她和张影的关系相当复杂微妙。
一开始她欣赏对方,之后带了一点倾慕,然后再得知自己体重有救后,又多了一丝复杂情绪。
尽管她是六百斤胖子,可她依然是个少女,在身体被看到大片肌肤时,也会有少女的羞涩。
可这样的羞涩,在张影不断训练和纠正指点的时间里,渐渐褪去,习惯。
她也渐渐放开自己。
一天天,逐渐适应了这样的训练,这样的生活。
可忽然一下,张影不来了。
“小姐!有人送来一封信!”
很快一个贴身侍女手拿着一封信件,匆匆走近。
“上面说是张影公子送的。”
完颜路一听,顿时游到岸边,慢慢爬上岸,晃荡了几下身体。
接过侍女送来的干毛巾,她擦干双手披在肩上。
“给我。”
信封撕开,里面是一行行整洁的字迹。
“走了啊…..”完颜路这几日听到太多人离开的消息,没想到,如今连张影也…..
她拿着信纸,沉默片刻,望着荡漾波光的池塘,心中忽地有种淡淡失落。
*
*
*
一月时间里。
天女潼章每日不断和张荣方对练。
每次都在一瞬间,便将其击溃。
她的金针看似轻飘飘,但爆射出来,穿透力相当吓人。
就算不用暗器,她的身法速度,也让张荣方完全无法触碰,更不要说击中。
无论身法和出手速度,他距离对方都差了不知道多少。
除开对练外,天女还让人搬运了不少各类药方,帮助其调理身体,加速回复伤势。
只是大半个月时间,张荣方之前因为爆发的伤势,便恢复了七七八八。
之后,金翅楼更是调动大量武学资料,供他阅览学习。
转眼又过了半月。
金翅楼隐秘据点。
道场中,两道人影飞速闪躲腾挪,宛如两道飞鹰来回扑击。
张荣方双手如勾,不断朝着天女狠辣抓下。
但无论他如何加速,都只能抓住残留一抹影子。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很久了,他也早已习惯。
不多时,天女忽然一顿,单手扬起,在他手爪下方一托。
两人手臂一同上扬。
嗤!
一根金针被小手捏着,稳稳悬在张荣方咽喉处。
“又是这一招….”
张荣方浑身是汗,无奈的举手认输。
“大人,我已经九品了,为何身法出手还是差您这么多?到底九品之上,都是什么境界?”
“九品只是灵廷划分出来,为了便于让大家识别自身定位的制度。之上便是超越品级的高手。
这部分人中,有的便是各大教派的最强人物,可称为一代宗师的顶尖高手。”
潼章收回金针,解释道。
“其实超品之上就没有什么具体的划分了,品级境界本就不是什么固定的差距。大灵中,很多超品都是处于宗师之下,九品之上。”
神 級 透視 漫畫
“为何如此?”
“因为宗师,必须推陈出新,没有弱点。然后才能开宗立派。
而超品只能算是推陈出新,却还达不到没有弱点。”潼章解释。
“宗师….”张荣方心中有了明晰脉络,“那这宗师,到底又有多强,大人可能讲解一二?”
“开宗立派,得摆百日擂,接八方战,只有站得住了,才能有资格创立宗门。”
潼章轻声道。
“在这个过程中,你的武功但凡有一丝丝的破绽漏洞,一点点短处和不圆满,都会被无数人找出,然后击溃。
所以,宗师,无一不是绝对屹立的强者。”
“百日擂台么?”
“宗师之间互有胜负,但一旦跨入那个层面,除非围攻,除非得罪灵廷,否则几乎不会有危险。”潼章解释。
“那….您是什么层次?”张荣方不由得好奇问。
“我不是宗师,我的路,和他们不一样….”潼章摇头。
“你不要学我。我这条路,注定没有好下场。”
她似乎不愿提起自己的方向。
抬起头,她看着如今身形变化巨大的张荣方。
“这些时日,你因为受伤,我用了特殊宝药为你治疗,现在看来,体型也有了不小变化。”
原本魁梧高大的张荣方,在大量药物的作用下,伤势是好了,但体型却缩水了一大圈。
不过不是真正的缩水,他如今体重没变,反而更像是压缩增加肌肉密度了。
之前那种浮泡般的肌肉,如今变得更加细密整齐。
“金鹏密录的要点,你也都基本掌握了。所以….我也该正式离开了。”
她不等张荣方欲言又止的神色,轻轻拍拍手。
很快,有一黑哑仆人端着一个木质托盘走近。
托盘内,放着件淡黑色的背心一样的东西。
“这是鳞光内甲,你穿上后,可以避免躯干要害受创。”
她再度拍拍手。
另一女子带着新的托盘,也走近过来。
潼章拿起这里面的一个紫色小瓶子。
“圣一丹三颗,可重伤时止血吊命。”
第三个托盘很快过来。
上面是一份羽符。
“这是巫山城的灵级信物。”潼章将羽符拿起,递给张荣方。
“我对你的要求,是专心潜伏,修行。不要暴露身份,等待….等待有一天,我会亲自来找你。
而若是我来不了,也会有人将一个紫色石莲交给你。到那时,会有人告诉你一切。”
“可是我…”张荣方不明所以,他还什么都不知道,也没答应对方什么事。
“没事,如果三年之内什么也没有发生,你便自行决定吧…”潼章没有细说,只是语气平淡中透着一丝无奈。
关于这方面的事,张荣方数次询问过,但每一次都没有得到答案。
“你要去的地方,是巫山城。我明早便会离开。之后,你便自行前去上任。
你的官职道籍,都会为你保留。但记住,三年,不要去碰不该碰的东西…..”
她再一次叮嘱。
“三年后,或许一切都会不同,但也许,一切还是原样….到那时…”
她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慢慢的眼神茫然,朝着远处离开。
张荣方也已经习惯了。
留在原地,拿起那鳞光宝甲,轻轻一抖。
这宝甲入手软绵,内含仿佛金属一样的细丝,坚韧莫名。
宝甲侧面有着细微的缝补过的痕迹,似乎是用小一些的尺码改大的。
“公子,该用膳了。”身后传来微鲤的柔软声音。
张荣方心头一叹。
一个月的时间相处,他隐隐有些习惯了这里的生活。
在储备了三点属性后,他借助金翅楼的力量, 搜集了不少药方,尝试各种补剂对自己的影响。
最后发现,影响自己吸取属性点的因素,其实和补剂无关,而是和自己身体吸收能力有关。
无论他服食什么药剂,都几乎是十天一点的速度。
其中一些药剂甚至还要慢一些。
属性点没法提升加速,他又把主意打在了其他装备上。
只是没想到,他才流露出一丝这样的想法,潼章便送来一副鳞光宝甲。
“明天我们已经安排了前往巫山城的马车。公子需要做什么准备,可以提前准备了。”微鲤在身后继续道。
“巫山城….我姐也会过去?”张荣方沉声问。
“是的。公子的姐姐已经在半年前,便举家搬迁到那里。
按照主人的吩咐,公子可以选择,以哪种身份进入巫山城。”微鲤陈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