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妖王
小說推薦玄門妖王玄门妖王
对于南素无的死,葛羽并没有觉得什么惋惜,本来如果格瓦不替他求情,葛羽也会亲自结果了此人的性命,现在他选择自我了断,这或许就是他现在最好的选择,也是一个地仙境高手最体面的死法。
如果他活着,早晚还会死在别人手里。
格瓦痛哭了一番,便找了一处地方,挖了一个大坑,打算将南素无就地安葬。
而葛羽这边,找到了邵小龙,他被两个大妖一直看守着,没有因为这里的事情受到任何影响,由于之前提拉出手,替他控制了一下病情,他现在的情况又可以拖延几天,便是那七窍之中也不再有鲜血流淌出来。
邵小龙这种情况,再坚持个五六天都没有什么问题,完全可以回到红叶谷。
最关键的是,现在他最大的麻烦已经解决了,不会再有人追杀他。
不过葛羽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去做。
现在扬班虽然已经死了,但是他还有两万左右的人马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这群人若是没有什么约束的话,恐怕这地方将会更加混乱,分崩离析葛羽倒是不怕,就怕他们之间互相拼杀,又有牵连许多无辜之人。
无形之中,就好像是自己做的孽一样。
做事情要有始有终,葛羽必须要将这些事情给处置妥帖了。
跟提拉知会了一声,让他帮自己照看着邵小龙和格瓦,他自己还要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去办。
连夜动身,在天快亮的时候,葛羽折返回了缅甸北部的一座城市,来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地方,便是东丽集团的赌场。
之前被睚眦和囚牛烧的一片狼藉的赌场,已经开始翻新,葛羽一个人悄无声息的摸到了十六楼的那个平层大办公室。
然后又找到了珊迪睡觉的那间卧室。
天还没亮,珊迪穿着宽松的睡衣,安安静静的睡着。
睡梦中的她真的很漂亮ꓹ 葛羽没有吵醒她ꓹ 而是在她床头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透过窗户,看着东边的方向泛起了一丝鱼肚白ꓹ 不多时ꓹ 一轮红日冉冉升起。
回想在在缅甸北部发生的这些事情,葛羽的心情十分平静。
虽然跌宕起伏,但是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
这次是葛羽为数不多的单独行动ꓹ 一切都很顺利。
基本上算是凭借着自己一己之力,瓦解了扬班的主力ꓹ 干掉了他身边的两个地仙境的高手。
无论是在境界上还是在修为上,葛羽都有了很大的提升。
毕竟那两个地仙的修为都被自己吞噬掉了。
可惜的是ꓹ 魔气并无法将他们的修为全部转化为自己的力量,顶多也就是十分之一。
饶是如此,也将葛羽的修为拔高了不少。
人救了,修为也突破了ꓹ 而且还干掉了最大的祸害扬班。
这一次ꓹ 葛羽可以说是满载而归。
正在葛羽站在窗口看着外面冉冉升起的红日的时候ꓹ 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讶异的声响。
“你……是什么人?”这是珊迪的声音。
葛羽缓缓转过了身ꓹ 笑眯眯的看向了珊迪:“珊迪大姐头,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吧?”
珊迪看清楚了葛羽的模样,脸上闪过了一抹惊讶ꓹ 然后是欢喜和激动。
她突然起身,朝着葛羽走了过来ꓹ 带着一身香气。
“葛先生,您过来了……”珊迪激动的说着ꓹ 身子都在微微发抖,说话的口吻也变的客气了几分。
“扬班的事情你都听说了吧?”葛羽上来直接道。
珊迪重重的点头ꓹ 说道:“都听说了,昨天晚上有一部分人从缅甸北部的丛林里逃了出来ꓹ 说扬班和南素无他们都死了,我还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他们真的都死了吗?”
葛羽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他们全都死了,扬班、南素无和扎雅道全都死了,还有他带进去的大部分人马,全都折损在了那片林子里,我在那片林子里遇到了一个故人,是她帮了我,珊迪大姐头,以后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以后整个缅甸北部,不会再对你有任何威胁。”
珊迪听闻,十分激动,满眼感激的看着葛羽,竟然说不出话来。
葛羽紧接着又道:“我记得你曾经跟我说过,说要我带你离开缅甸北部,现在你还想跟我一起离开吗?”
没曾想,珊迪竟然不假思索的说道:“愿意,只要你能带我离开,我可以随时跟你走。”
说这话的时候,珊迪竟然有些含情脉脉的看着葛羽,让葛羽竟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因为她的回答跟葛羽想的完全不一样。
现在扬班死了,他的最得力的两个手下也死了,也就意味着此刻的珊迪可以掌控和接管整个扬班的势力,在整个缅甸北部那就是王者。
既然拥有了这一切,珊迪为什么还要跟自己离开?
听到珊迪的回答,葛羽也是有些无奈,他摇了摇头,说道:“珊迪大姐头,你可能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是想说,现在扬班和他的得力助手全都死了,你可以名正言顺的继承他的一切,成为缅甸北部的王者。”
魔王的恩惠
珊迪却摇了摇头,说道:“可是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
“那你想要什么?”葛羽疑惑不解。
“我只是想跟你走而已,扬班害了我,这几年,我时刻都在他的掌控之下,明面上我是他的女人,拥有着一切,实际上不过是她的一个玩物而已,还可以帮他赚钱,可是我无时无刻不想脱离他的掌控,是你救了我,摆脱了这一切,缅甸北部无时无刻不充斥着罪恶与血腥,我讨厌这个地方,我喜欢像你这样的真男人,所以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就想跟你走。”珊迪说着,靠近了葛羽,而葛羽下意识的则后退了两步。
大爷的,当时被两个地仙围攻,都没有现在这么窘迫。。
“珊迪大姐头,你不能跟我走,你要留下来才行。”葛羽道。
“为什么,你是不是嫌弃我?觉得我已经不干净了?”珊迪突然红了眼眶道。